园林产业资产配置新潮来袭

339最近,安徽宣城三晶林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盛刚正在考虑将自己的苗圃出手,以便把全部精力投向园林工程市场。在他看来,如果已经决定放弃苗木生产,出售苗圃,就要立即行动,不能拖泥带水。
现在苗木产品整体表现为供过于求,清理库存需要不短的时间,所以不少人在考虑将苗圃整体转让。盛刚指出,随着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入,这种现象可能越来越多,及早出手更容易拿到好价格。未来的竞争可能更加激烈。
近来频繁有园林苗木企业在新三板上市,这也是促使盛刚考虑出售苗圃的原因之一。这些企业为了满足上市要求,需要收购有一定价值的资产,苗圃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在企业集中上市期,短时间内会对收购苗圃有大量需求,从而导致苗圃整体价格相对上扬。而当他们完成资产配置后,需求减少,苗圃的价格就会下滑。
在苗圃定价方面,盛刚认为,不必过分纠结于价格,多卖一点少卖一点不重要,关键是尽快出手。举一个例子,一个苗圃是1000万元立刻出手好,还是再等两年时间卖出1200万元好呢?我觉得是前者。他分析道,后者虽然多挣了200万元,但两年来人工、生产资料、土地等苗圃管理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些苗圃还要偿还贷款,这就意味着更高的成本。
我们必须看到,如今的苗圃已经不是紧缺资源,今天错失了出手的机会,明天可能就很难再遇到。盛刚告诉记者。

图片 1

302从里到外的变化
张总也离职了!园林苗木企业人事近来变更频繁,有的股份制企业甚至上上下下大换血,换帅、易主也有耳闻。这其中虽然有个人原因,但根源更多的在于当前市场环境下,企业主动或被动进行的转变。在调整中,资产的吸纳、分割在所难免,人是园林企业重要资产之一,此外还有苗木、土地及核心技术等,各类资产分分合合。
夏溪花木市场副总经理刘诚去年就预测,2016年将会是园林行业巨变的一年,各类重组并购将频发。如其所言:从去年的扭扭捏捏,到今年的高调推进,各大园林企业资产拆分、重组、并购案例相继登场;苗木产业也不甘示弱,设点布局、拥抱资本之势铺开有人在开疆拓土,也有人打道回府。
上市企业掀起的转型之风最具影响力:曾经的绿大地、东方园林、棕榈园林、蒙草抗旱纷纷以生态标签换装登场;杭州赛石集团则牵手昌邑花木城、浙江虹越;而铁汉生态也完成了对北京星河园林的资产收购资本与资本的联手、资产与资产的重新排序、区域与区域的融合,其中都表现出上市园林公司业务外延的转型思维,腰身变粗,综合实力增强,有些已经跳出园林圈子,踏上多元化发展新征程。
相对于园林施工企业,苗木企业在调整时战线相对较长,这与苗市反应滞后、苗木资产转移较慢有很大关联。华东地区的园林产业规模庞大,也是感受行业环境最敏感的区域之一,行业结构调整、资产配置的活跃度都走在前面。该地区已发生、即将发生的资产配置潮,对反应相对滞后的产区,具有可参考性。资深苗企如何转
在华东一带,位于行业两极的苗企调整较为剧烈。
先说资深大苗企。今年上半年,三叶园林、妙夫控股、滕头园林、和谐园林等大型苗圃的调整渐渐浮出水面:三叶园林近期在河北、山东、云南等地的扩张热度不低,动辄数千亩。从公司布局版图来看,每个据点都有五六百公里辐射面,与其主攻市场关联度很大。每个据点布局的产品除了与华东老家苗圃有必要重叠外,更多则选择能迎合当地市场的乡土树种。
行走西南八年后,出身浙江的妙夫控股在贵州突然爆发。今年4月,该公司在萧山出资成立了浙江汇圃成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妙夫控股持股80%以上。这是妙夫控股操作苗木采购、苗圃收购、整合园林资产等事宜的平台公司。董事长孙妙夫说:整合的资产包括人才、土地等。而当前公司整合的苗木资产有些已往工程市场转移,以贵州居多;有的则就地开花,通过投资开发成旅游园区项目,博取运营收益。
就单纯的苗圃及苗木资产配置而言,滕头园林与和谐园林在2015年就已有雏形,过去一段时间,两家公司在人员配置及市场定位上又进行了一些调整。和谐园林一名高管日前向记者表示,该公司以苗木资产撬动地方PPP项目的方向已提上日程。意外资产成包袱
相对于上述老牌资深苗企,前几年高峰时新晋、定位又有失精准的大型苗圃,是当前行业承压最重的一批企业。据观察,这种苗圃的资本源头大多来自业外,有些还有国资背景;还有一批比较特殊,是前几年上市园林企业扩张的苗木储备基地。有资深业内人士称其为意外资产非主营业务,属于集团转移到自认为保值领域的部分资产。
可惜眼下这些苗圃不少都入不敷出,成了幕后金主的资产包袱,按捺不住的一批企业已开始甩手。不过,此类资产往往是烫手的大山芋,只有少数胆大的人敢一口吞下,更多的人只是抱着揩油的心理以小动作参与。
无论如何,此类资产被消化或被整合都需要时间,大部分最终花落谁家难下定论,只是阵痛难消。记者日前听闻,江苏一个具有国资背景的新晋万亩苗圃,当下正陷入复杂的资产重组风波旧东家未走,新东家未立,体制不清,员工缺乏干劲。没有前几年干劲那么足了。该公司一名员工很怀念以往与同事奋斗的日子,而他正在考虑接下来的归宿。
悲观地看,这形成了一股产业资产内耗的不可抗力;乐观地看,想来捞一票就走的人正在被市场逐渐清退,理性市场开始扶正。小船掉头,余波不小
处于行业另一极的散户,当下调整势头也不弱。相对而言,散户船小好调头,其调整结构也不复杂,土地、人员资产的变更规模不大。但关键一点,这一群体去库存对苗市冲击力不小,尤其是影响散户以往能大规模参与的树种行情,其中以中小规格树种及新品种最为典型,许多苗木资产的定价过去一年被层层刷新。
当下苗圃扩张热潮褪去,苗木市场普遍供大于求,一些前几年热炒的品种逐渐退下神坛,投机型苗农手里的苗木资产贬值明显。这从很大程度上加剧了苗市价格的厮杀。中小苗圃手里的大宗苗木当前价格下跌最狠,不少已触底。而且在市面上,正常报价与跑路价经常交织,导致行情让人捉摸不透。华东地区较明显的有广玉兰、桂花、红枫、紫薇及美国紫薇小苗等。
那么,当下华东苗木的优质资产是哪些产品?除去周期性较短的地被、草花、草坪不说,答案更多集中在常规精品工程苗,如胸径中大规格香樟、朴树、榉树精品。从业者普遍表示,此类产品的用量一直较为稳定,近期没有下跌之势。
另一方面,杭州即将召开的
G20峰会也成为资产优质与否的试金石。虽然项目对华东一代苗木行情有所拉动,但鸡犬升天的行情并未出现。对于目前绿化工程要求不只是绿起来的华东地区,工程用苗要质、要型、要美,次级大路货被翻牌的几率不大;而且这场大考还检验了从业者的渠道、市场开拓能力,甚至个人魅力等越是在难挣钱的时候,这些资产的收益率也越高。
散户更新换代的速度虽然快,只可惜眼下苗农手里资金普遍不充裕,所以往往是去库存很积极,发展新产品很谨慎,包装成精品也很吃力。散户群体的资产重新配置战线冗长,对行业影响、尤其是价格影响的余波还将持续。短期内,囤积的资产要由劣转优很困难,必然有人被淘汰出局。这期间需要从业者有刮骨疗伤的魄力,以及长久布局的眼力。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国家经济转型之际,园林苗木企业战略调整、资产重新配置可谓刀刀入肉,这是园林苗木行业成长的烦恼。随着调整继续深入,即将到来的秋季市场也注定不平凡。不平凡并非指工程量、成交量、成交价等表象数据,而是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前一阶段行业资产重新配置带来的效果将进一步显现;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会主动或被动加入资产配置的漩涡。

3386核心提示:抄底是会上瘾的
有人说抄底是会上瘾的,成功抄底不但经济上收益颇丰,而且是对操作者眼光的肯定。抄底方式有差别,目标也不同,

抄底是会上瘾的

有人说抄底是会上瘾的,成功抄底不但经济上收益颇丰,而且是对操作者眼光的肯定。抄底方式有差别,目标也不同,下面两家苗圃的总经理都曾有过成功抄底的经验,且在此次低潮中又开始了新一轮抄底。

湖南浏阳柏加镇飞鹰苗圃总经理龚立军:将抄底再升级

很多从业者或许还记得2008年前后,杜英曾经到了几乎人人嫌弃的地步。在主产地之一的湖南,杜英小苗纷纷被砍掉当柴烧,甚至大苗也难以处理而遭遇同样下场,似乎这个品种很难再翻身。

去年10月到湖南采访,龚立军带记者看他的苗圃,里面是一些胸径20厘米以上的杜英。这批杜英赚到钱了。他说,2008年他买了3000多株胸径14厘米至15厘米的杜英,运到苗圃再种好成本只有120元至130元。加上5年的土地费和养护费等,三四年前销售时每株苗的成本满打满算也就200元左右,而三年前的卖价已达到1800元至2100元。如今,这批苗子只剩400株左右。

杜英这样经过应用市场考验的品种,有低潮也是短暂的。龚立军说,当时杜英种在地里基本没管护,但这次抄底的大环境有所变化,因此选好品种之余,在挑选苗源及培育方式上都要更加用心,有所升级。

龚立军将抄底的品种选定为红叶石楠,面积200亩的土地已经征完,准备收购一批米径3厘米的苗。这个规格的苗价格高的时候要30多元,现在只要15元至18元,划算多了。他介绍说,品种也只要叶片红艳的红罗宾,目前市面上分枝点在1.2米左右的苗比较多,所以准备定在1.5米至1.8米之间,向乔木化错位发展。总共种1.5万株苗子,株行距3米3米,每亩地种72株至75株。这样种苗子至少能长到胸径10厘米左右,那时候按斜排抽稀卖掉一半,剩下的陆续长到胸径15厘米至20厘米再卖。

现在抄底对苗木品种、树形都有了更高要求,对培养方式和市场目标也有更明确的定位。龚立军表示,以前就是最单纯抄底,如今市场环境变了,行业也在转换升级中,对抄底产品有更高要求,才能应对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

龚立军2008年低价收购的杜英,近几年的销售价涨了十多倍。

山东先禾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培智:紧抓市场大趋势

今年上半年,先禾园林新扩展了1000亩苗圃,并计划到2020年发展到1万亩。上次抄底是只要便宜什么苗都要,这次对品质的要求高多了,至少是十几株里挑一株。李培智说,已经收购了白蜡、国槐、垂柳等常规品种,胸径7厘米的垂柳以前卖100多元,现在的收购价才20多元,为了和小苗圃错位竞争,准备培育到胸径20厘米再销售。另外,他还收购了3万株胸径三四厘米的杜梨,准备培育分枝点2.4米的高定干苗。

除了上述重点品种,李培智的新苗圃还种植了高干海棠、高干月季、榆叶梅等观赏性强的品种。现在的苗圃已经在做婚纱摄影了,反响很好。李培智分析说,虽然目前抄底很划算,但这次的低谷可能会反反复复很长时间,以前的暴利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所以现在抄底不是以后简单卖苗的问题,还要通过其他途径赢得利润并分散风险。因此,他此次抄底的更大意图在于发展在婚纱摄影带动下的生态旅游。

分析行业发展大趋势而做出判断,在这方面李培智一直很有心得,将先禾园林的发展过程看作是一个抄底的过程也不为过。几年前去采访时,李培智曾指着地里的白蜡、国槐、法桐、北京栾等苗子说:这些都是价格最低的时候买回来的。2006年至2009年,在行业的上一次低谷期,李培智入行也就两三年时间,买苗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找最便宜的。

虽然入行时间短,但李培智分析市场肯定会好起来,后来算算当时的抄底回报:苗子平均增值了350倍左右。但对于这次低谷,李培智认为和以前常规的市场起伏有较大不同,这次既有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的影响,也有产业本身的问题,尤其是2010年至2014年突飞猛进的种植面积和产量,等于是苗木人堵住了自己的后路。很多机会不会重复,也不能简单复制,这一次的抄底更要谨慎。他表示。

贵州某公司低价收购的大杨梅,既是苗圃生态旅游观光的重要品种,也可在价格回升时出售。

选定品种就出手

种什么品种?这是苗木圈永恒的话题,抄底的时候也不例外。尤其是苗木生产周期较长,不到销售时所有人都尚在局中,成败很难判断。下面这两家苗圃并没有丰富的抄底经验,却已果断出手,认为只要选对品种,抄底就成功了大半。

太原市洁庆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阎永成:打大路品种的安全牌

就要老国槐和老白蜡,胸径3厘米的。今年开春前,阎永成就打来电话,向记者打听哪里可以买到这些苗,150亩地已经平整好。现在市面上的国槐和白蜡不少,但要买到称心的苗却不容易。尤其是白蜡,主产地种的几乎都是速生白蜡,绒毛白蜡并不好找。

由于没找到合适的苗,新苗圃错过了春季种植期。虽然地闲着可惜,但品种还是不会换的,做好准备等下半年再种。阎永成表示,除了这两个品种,栾树、五角枫等乡土品种也是不错的选择。

入行30多年,经历了四五次行业低潮的阎永成认为,没有绝对的低潮,不管市场怎么波动,就算苗子都在降价,总有些品种是相对稳定的,久经考验的乡土树种就是如此,而工程苗又是其中相对好销的。因此,只要选好品种,做好定位,现在确实是抄底的好机会。

湖南某苗圃将低价收购的乐昌含笑嫁接二乔玉兰,胸径10厘米的苗价格从200元涨到600元还供不应求。

山东文峰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宁:大苗圃的高档品种路线

黑松小苗是此次市场低谷的重灾区之一,尤其在主产地山东,大量积压之下价格下跌,苗农甚至已经开始砍苗。是有意为之也是巧合,文峰集团早前已将黑松作为未来发展的主打品种之一,并且去年制定了黑松的三年发展规划。

现在是收购苗木的好时机,必须抓住,才能为以后发展打好基础。张宁说,公司已完成1000亩黑松种植,其中小苗500亩,这批苗高0.8米至1米,收购价3元,主要是从周边小苗圃收购。另外500亩发展大规格、高品质造型苗。公司对黑松的规划分两个方向,一是常规黑松大苗,二是造型黑松。

威海黑松在业内小有名气,一方面,本身可以广泛用在荒山、道路、公园等绿化中,应用范围较广;另一方面,松林氧吧已经越来越多地被人们关注,松针、松树花粉开始被加工成各种养生保健品,是一个附加值较高的品种,这些都成为公司将黑松作为重点品种的原因。

明年可能是苗市最低点,适合抄底大量购进苗木。张宁表示,但重要的是做好规格和品种的预判。苗木生长周期长,短则两三年,长则十年八年,不同规格有不同应用。现在的市场是苗木越大越值钱,但未来工程用的主力规格很难说,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苗木的使用价值决定了价格。

如今黑松价格暴跌,山东泰安东昊园林公司总经理不但买入6万多株四五年生苗培育造型树,还收购了不少一年生苗做微型盆景。

望而怯步的苗圃收购

上面的例子都是以苗木为抄底目标,而抄底还有一个重要形式,就是以整个苗圃为目标进行收购。两种形式各有特点,整体性的苗圃收购粗略想想还是比较划算的,现成的土地、苗子,甚至能帮助企业完成地域性发展布局。

前几年,苗圃面积呈爆炸式扩张,随着行情大幅下挫,各苗乡要脱手的苗圃不在少数,现在收购价格比较划算。但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除了原本就在计划内的少数业内知名大企业进行了一些苗圃收购,且多少有些正巧赶上的因素外,绝大多数苗圃对此还是不予考虑或持十分慎重的态度,因此身边成功收购苗圃的例子并不多。

据记者调查,目前准备出售苗圃的老板大多入行时间不长,通常是三五年前从外行业转过来的。当时,他们觉得苗木业发展势头猛,自己又有闲钱,头脑一热就进来了。对他们来说,经营苗圃就是拿钱租地种上苗木等待销售。因此,这类苗圃从管理水平到苗木质量都不是很高。

去年下半年到现在,让我帮忙卖苗圃的人很多。重庆苗木经纪人陈亮告诉记者,但成功的只有一个。一来那家苗圃管理得还算可以;二来买主同样来自外行业,不但有资金,而且买回去也不准备做苗圃,想把里面大部分的苗木拔掉,建一个自己使用的休闲农庄。

购买一个苗圃,少说也要上百万元资金,上千万元也属正常,而且以当前的行业状况来说,很多留下来的苗圃也都是在尽全力度过低潮,已没有什么余力再扩展。更何况经过前几年的发展,苗木已经严重产能过剩,如果出售的苗圃不是在品种、质量等方面有优势的话,很难打动购买者。

昆明多姿花卉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贵从去年就考虑收购苗圃。对我们这种中小规模的公司来说,想收购但也不强求。他表示,有个原则一定要遵守,就是要高质量苗木,不一定是精品,但苗子要标准化,如果是质量不错的造型苗也会考虑。同时,与很多想收购苗圃的人心态类似,陈贵也在等待更好的时机,希望自己的抄底赶上市场快有起色的时候,那样更容易分析市场需要什么苗,降低收购风险。与单纯抄底苗木不同,收购苗圃本来就需要些运气,赶上合适的机会,对买卖双方来说都是如此。

调查感言

究竟什么是市场的底,并没有明确的标准。到底要不要抄底?怎样抄底?也难有明确结论。而且,与以往常规的市场波动不同,这一轮市场低潮是国家经济转型和行业自身结构性产能过剩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会持续多长时间,后续市场如何表现,都较难判断,这也加大了此次抄底的不确定性。

湖南浏阳柏加镇一位老板就有一次郁闷的抄底经历。2005年至2008年的那次市场低潮,和湖南益阳、跳马、柏加一带的很多人一样,他抄底收购了一批胸径30厘米至40厘米的大香樟。当时市场整体价格较低,收购价1800元左右,到2009年市场迎来高峰,之前抄底的大树开始陆续销售。当别人的同类型苗卖到3500元时,他的苗却只能卖2000元出头,加上几年来的养护费,也就勉强收回成本。虽然心里憋气,但这位老板也无话可说,怪只怪自己当时为了节省土地,行距只留了2米到3米,几年下来,不但树冠长得不好,而且有些密度过大的地方苗子甚至出现烧枝的情况,自然卖不上好价钱。没选对抄底时机是失误,但像这位老板时机是选对了,却把好苗养坏了也同样是抄底失败。抄底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整个操作过程都需要科学和谨慎。

成功抄底,是很多人向往的事情,但沃伦巴菲特说过:抄底是个伪命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抄底要敏锐的眼光、精确的判断、出手的勇气,更要平和的心态。苗市有风险,抄底需谨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浦京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