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化市场“三问” 蝶变的云南

423凡事经过对比才更能看出变化。2014年夏与2016年春,记者两度探访了云南多家园林苗木企业,对比之下记者发现在行业熊市的这两年,云南园林行业经历了许多偶然与必然,催生了诸多调整与创新。如今,两年前尚处于萌芽期的精品化、标准化、本土化育苗已成许多苗圃的标配,而为了应对行业新形势,从业者还在积极摸索适合植物王国自己的路,整个产业链酝酿着一股蝶变,记者将所见所闻分作两部分呈现给读者。
受到大环境影响,云南绿化市场近年来风云变幻,产生了新的挑战与机遇。新形势下该如何换挡?针对当前热议的三个话题,记者做了一番调查。屡遭天灾,春城绿化往哪走?
今春,昆明经历了32年来不遇的极寒天气,春城绿化冻害成了绿化行业的焦点。
据昆明市园林绿化局统计,市区以榕树、天竺桂等为代表的153632株乔木、111635个灌木球及160余万平方米灌木地被遭受冻害。林业部门的数据虽然没有公布,但是据记者观察,昆明周边山体林地树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冻伤,桉树、竹子是主要受灾对象。
春城昆明是云南的门面,然而近年当地绿化却屡受冻害、干旱的困扰,景观效果大打折扣。这其中除了有极端天气的影响外,绿化本身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三四月间,当地园林、林业部门多次与植物专家、行业组织讨论,探究下一步昆明绿化的规划设计、树种选择、种植养护等该如何调整。
据公布的消息来看,昆明换树工作将于5月底基本完成。当下,《昆明城市园林植物重点推荐名录》正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从征求意见的情况可以看出,按照适地适树,乡土为主的原则推荐了滇润楠、云南樱花、垂丝海棠、乐谷茶、云南樟以及针叶植物等178种园林绿化植物。当地园林绿化部门也表示,计划在未来5至10年内,让不适应的树种逐步淘汰出局,实现全市园林绿化植物摘帽子、脱裙子,突出乡愁及春城的特色。
针对冻害拉动的工程,当地园林从业者的心情有些复杂:冻害虽然能从一定程度上缓解目前工程量小、苗木销售困难的问题,但换树工作对苗木树种选择、苗木质量、施工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全省30余万亩苗木库存中,大规格苗占比并不大,再加上全冠、断根等标准限制,许多从业者只能望洋兴叹。
在记者采访期间,为配合换树工作,云南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正在对全省乡土树种圃存家底进行统计,除了为本次冻害补苗提供库存依据外,更多的是为今后绿化部门如何设计植物、挑选供货商打下基础。协会相关人员结合实际情况分析,现在甲方更看重施工方的综合实力,有好树,并能种好树的企业或团队才有市场竞争力。
没有底子将很难有路子这次冻害从某种程度上成了昆明园林行业的一块试金石。业内人士普遍感受到冻害带给春城的影响不只是换树,而是一次行业的提升与洗牌。投资升温,园林行业咋分一杯羹?
相较于冻害,政策性投资更能掀起园林绿化市场的波澜。3月底,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赴桂、黔两地考察后表示:发展是解决云南所有问题的关键,云南不会一退再退党和政府发展的决心给当地许多行业注入了强心针,与园林相关的规划投资中,通道建设与湿地公园建设的讨论最热烈。
长期以来,云南的铁路、高速等基础设施落后一直是发展的硬伤。今年年初,云南省提出将在十三五期间投资1万亿元建设100个重点项目,铁路、高速、村镇道路是主要投资方向。同时,当地林业部门也表示,力争到2020年,云南自然湿地保护率从当前的43.3%提升至45%,国家湿地公园从目前的11处提升至15处。
记者行走在云南时,常能看见兴建道路的景象,各地湿地、森林公园的规划也多有听闻。不过许多项目眼下都处于初期,园林行业仍在望梅止渴。而且,当前政府投资的形式与以往有别,不少园林从业者感到想要搭上便车不容易,需要提前布局。
近段时间,政府大型项目更倾向于PPP模式,相对而言,云南PPP模式略显低调,热度远不及邻居贵州。虽然2015年省发改委公布了300余个多领域的PPP项目,但鲜有参与其中的当地园林企业。记者了解到原因有多方面:第一,政策环境不确定;第二,PPP项目涉及园林部分较小;第三,本土园林企业综合实力较弱;第四,担心风险。
不过,记者明显感觉到,当地许多园林企业已有了跃跃欲试的心态,与此同时,一些省外的投资、建设企业也在逐渐渗透到当地PPP市场。一家计划在云南以PPP模式建设生态项目的省外投资机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云南有很好的发展空间,缺乏的是建设资金与市场引导,而当地园林企业有稳定的地方关系及产业基础,是促成PPP项目的要素。
针对眼下新型的市场环境,云南一条龙企业董事长、云南苗协会长庞富认为,当前园林工程正朝着淡化资质、重视综合实力的趋势发展,走PPP模式不可避免,抱团、靠拢国有企业将是中小园林企业分一杯羹的途径。标尺跳级,从业者如何赶上?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冻害后的补苗,还是大型综合性项目的建设趋势,都给当地园林企业划了更高的标尺。
不少园林从业者向记者诉苦:近段时间,甲方的钱袋子都比较紧,欠款问题十分普遍。而资金表现比较宽裕的项目,甲方对工程质量、苗木质量的要求又十分严苛。这种情况在昆明、玉溪、曲靖等云南大中城市表现得尤为明显,特别是最近频发的自然灾害对绿化多次造成伤害,当地园林部门动了真格儿。用当地一位从业者的话说,两年前次级苗、次级工程还能蒙混过关的情况一去不返。2015年,昆明市严正提出,棒棒树、砍头树将不再采用。
地产项目要求则更为严格。昆明兴海绿化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长期做地产项目的园林企业,公司总经理梁红介绍,当前正是全国房地产去库存阶段,昆明也面临着房产供大于求的问题。高质量的绿化是开发商的卖点之一,高要求在所难免。
之前当地的城市、道路绿化中,小苗、砍头苗是主力军,缺资金与长远规划是当地从业者总结的原因,而上游需求导向直接影响了下游,因此长期以来,许多施工方、苗木供应方也都是以低标准要求自己,行业整体水平难以提升。面对新形势,对于整体水平不太高的云南绿化企业而言,宛如跳了几级。但这种跳级后的高标准将成为常态。几乎每一位云南园林苗木从业者都有这样的感受。
在自己原地踏步时,别人已经跑步向前。许多从业者坦言,现在当地的城市绿化与省外一些城市相比,已从之前的差不多变为差不少,因此,加快步伐缩小差距是云南绿化的必然趋势。而当地从业者也坚信,当地政府建设系统、长远的规划将是下一步云南地区城建的导向。
作为云南园林从业者的资深代表,庞富建议首先从招投标角度做改革,扭转以往施工招标与供苗招标剥离的情况,转而重视企业提供好苗源的实力,采取网上投标、甲方实地验苗的方式筛选施工企业或团队。要向大家传递一个理念,没有好苗就难以接到工程,逼着大家把树种好。庞富说。

406
本期人物:庞富:云南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会长,云南一条龙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上世纪90年代,庞富创立一条龙公司,从餐饮行业中发迹,业务逐渐延伸至沙石料、混凝土、石化、生物科技、广告文化传媒、园林苗木、旅游开发等领域,成为昆明多个行业的佼佼者。
2012年,云南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成立,作为发起人之一的庞富被推选为会长。这位老大哥以他直接、实在的领导方式,为云南省观赏苗木产业发展树立了一面旗帜。
云南省观赏苗木产业是该省林业九大产业之一,但每每提及,很多人最先想到的是花卉,而非观赏苗木。地处一个山多地少、植物资源丰富的边陲省份,云苗长期以来在问题与困境中不断寻找着突围的机遇与方法。2012年云南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成立,为云苗增添了新桨,使其在行业大潮中稳住了阵脚。
今年,云南观赏苗木产业处于低谷的形势愈加突出,植物王国的苗木产业如何应对新形势、打开新局面?被当地从业者称为庞大哥的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会长庞富与记者做了交流。
记者:听说您最近参加了不少园林及林业方面的会议?
庞富:今年的极寒天气给昆明周边地区园林绿化造成了很大损失,榕树、天竺桂、桉树等受冻严重。林业部门强调必须重视乡土树种应用,要求在园林绿化及荒山绿化树种中,乡土树种占比70%以上。我们协会正在统计现有苗木品种、规格、数量,以便更换树种时进行参考。
昆明市园林局也在开展相关工作。4月初,昆明市市委、市政府责成昆明市园林局与协会进行接洽,让协会协同制定树种选择方案今年昆明市区行道树受冻植物近15万株,下一步更换树种时,乡土植物必然是主角。
所以,我们协会这段时间也在对全省乡土苗木展开摸底,要求16个地州分会统计家底。过几天,各分会负责人会到昆明碰头,除了提供摸底结果,也要参与建言,最后再由省协会统一将建议反馈给林业、园林部门。
记者:这些年云南极端天气频发,对绿化影响严重,很多深层次的问题值得思考。
庞富:个人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选树与种树。
先说选树。云南素有植物王国之称,有不少安全又生态的乡土树种,如滇朴、云南樱花、四照花、球花石楠、蓝花楹等,可惜开发力度不够,符合要求的工程苗很少,自产苗木大多集中在地径五六厘米。许多绿化工程都要求短时间内出效果,只能依赖于外地大苗源或是本地山苗。这些苗木,遇到极端天气容易出问题。
再说种树。有些施工企业招投标时借用他人资质,自己没有技术,也没有好苗源,采用最低价中标的方式强行揽下工程,然后粗放建管。这么做,试问我们的工程又怎能抵御一次次极端天气?
最近我们向市园林局、林业局发出倡议,摒弃以往施工招标与供苗招标相剥离、以施工为导向的方式,转而重视企业供苗、养苗的综合实力。
记者:这是一个很有新意的提法,具体如何操作?
庞富:我提出的做法是从供苗方入手。首先,由甲方在网上公示项目所需树种,然后由苗木企业在网上投标。之后,甲方去苗圃看苗,挑选合格企业入围。最后,根据企业口碑、苗木性价比、施工能力进行综合评定,最后敲定供应方。
有人觉得新提法不好操作。但我认为,就云南地区常规绿化工程而言,苗木品种与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工程品质。能养出好苗的苗企,在工程中种苗也不成问题。
而且此种模式能让施工方与供苗方形成联合体,达成共识:没有好苗,工程就难以取得。有能力的企业或者团队,将有更大的施展空间。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施工与供苗方式针对绿化成景实施的供给侧改革。
记者:这次我参观了不少省内苗企,发现与两年前相比,大家在冠、根培养、容器使用等生产技术环节有了很大提升。
庞富:你发现了我们的亮点。目前我省观赏苗木生产面积35万亩,企业3500多家。过去各自为阵的情况突出,交流、学习意识不强。2012年,省苗协成立后,与16个地州的分协会建立联系,目前会员单位近1200家。这几年,我们会一个月至两个月交流一次,国外考察每年一两次,国内四五次。通过努力恶补,明显感觉企业的生产水平提升不少,与外省差距逐渐缩小。
比如云南樱花,若明年要上工程,今年许多苗圃都懂得要控水控肥。此外,不少企业在旱季卖苗时,会在土球外部裹上薄膜,再用无纺布缠干,以提升移栽成活率。再有,针对一些移栽成活率较低的树木,一些企业现在都是一年断根一次以前很少有人做得这么细致,现在则十分普遍。
记者:这几年甲方的钱袋子都很紧,昆明园林工程对精品工程苗的消费意愿怎样?
庞富:精品苗市场非常好。当下昆明工程市场在萎缩,但工程质量要求却在提升。从去年开始,昆明市就规定市政工程不再使用棒棒树、砍头树,须栽植全冠苗,且价格也定得高。同规格的苗子,不同品质的价格能差七八倍。
最近我公司承接了一个学区精品绿化工程,苗木使用的结果出乎我的预料。我们的苗圃是省内少有的采取标准化、规模化种植管理的企业,尽管如此,要完全满足该项目苗木需求仍有些吃力。号苗时,甲方直接带着工程监理,拿着摄像机,到苗圃里一株株打号定苗。这件事让我很受启发。一些发达地区的苗圃,有些苗木的株行距取5米5米,有人觉得浪费。但以这段时间工程采购精品苗的情况来看,咱们几株垃圾苗卖不过人家一株好苗,这是很残酷的事实。
所以,云南苗木必须坚持乡土化与精品化才能有制胜的空间,扭转省内苗木依赖外调的局面,甚至逐步挖掘省外市场。
记者:受地租、交通等客观因素影响,云南长期以来都是苗木消化型市场,往外走的阻力可不小。
庞富:阻力大,但前景也不错。云南有独特的植物资源,差的是规模化、精品化培养特色、优质苗木产品。正如我刚刚所说,如果能做好乡土化与精品化,就能走出去。
这两年,宜良为君开的三角梅、玉溪万家红的樱花新品种等,都做出了自己的品牌,产品销往国内多个区域,甚至热销到东南亚国家。还有不少品种也是潜力巨大。首先是滇朴。去年,一批省外客商在云南收购了200多万株滇朴半成品。据悉,今年这批滇朴在省外供不应求,市场反响出人意料。另外,在云溪、元江、红河州等地,已培育大批蓝花楹,目前胸径在12厘米左右,等达到18厘米至20厘米,也将成为热销品。
记者:前景是可期的,但要度过当前的低潮,您认为云南观赏苗木企业最大的困境是什么,对此协会又做了哪些工作?
庞富:最大的困境是资金。眼下拖欠苗款问题严重,苗圃运转吃力,有人想通过林下经济、承接工程、走资本市场等途径获得资金。对此,我的态度是,大家面对的环境不一样,切莫硬上。
自协会成立以来,我们为会员积极争取苗木抵押贷款、苗木投标贷款、银行贷款贴息、苗木保险等方面的政策。而且协会实行一对一的帮扶,每个企业都有专人跟进。截至目前,已帮助20余家企业融资3.5亿元。
当然,更多的是发展方向上的交流与指导。我们省协会与省农、林、住建等部门一直保持密切联系,将一些相关政策及时送达到各分会。协会每一两月召开一次会长办公会议,目的是让大家能聚在一起谈一谈变化,交流经验。
此外,今年我在苗圃里开辟了300亩地作为示范园,整合农户手中的云南樱花、球花石楠、滇朴等大规格乡土苗木,培养精品工程苗。每个品种大约规划50亩,取4米4米的株行距,再以控根容器种植。云南苗木有好牌,但这手牌怎么打,我要给大家带个头。

377记第三届中国昆明国际观赏苗木展览会暨2016宜良花街节
6月14日,第三届中国昆明国际观赏苗木展览会暨2016宜良花街节落下帷幕,为期一周的植物王国花木盛事,让省内外客商感受到滇苗升级转型的热度。展会火传统的集+专业的展
6月6日,距离苗木展开幕还有不到1天时间,展场宜良乡鸭湖路已是人流如织,展商们纷纷亮出了家底:菊花、灯笼花、绣球、长寿花等名目繁多的盆栽,以及琳琅满目的三角梅、缅桂、云南山茶花、清香木等当地特色花卉苗木,沿街摆了一路。一些园林企业还打造了风情万种的景观小品,引得游人驻足留影,热闹的气氛绵延了两三公里。
宜良有句俗语:花桥卖花四百年,年年端阳花街节。自明清时期,宜良就开始种植花木,在每年端午节期间,当地会自发形成一个花木大集,称为花街节。去年,昆明国际观赏苗木展览会与花街节第一次联姻,观展人次突破200万,现场完成交易额达450万元,签约项目金额1.5亿元。今年两大盛事再度合体,多个行业高峰论坛同期在宜良召开,让展会的火热程度再升一级。
宜良花木产业氛围的形成具有地理与历史双重原因。据本届展会承办方之一、云南省观赏苗木行业协会会长庞富介绍,宜良平均海拔在1600米左右,加之坝子的地形特点,使之形成了适宜植物驯化的气候类型。理论上说,从宜良出去的苗木,适合云南全境栽培,周边省份也将这当做云南绿化苗木对外销售的最大窗口。他说,这两年集与展的深度融合,不仅传承了种树、养花的民俗文化,也让当地园艺、园林企业的专业化程度得到提高。
云南花仙子园林绿化工程公司是当地一家专业生产草花地被的苗企,公司展位采用上百种花卉植物材料组合搭配,打造了精彩的花卉展台,而且还采用了垂吊、悬挂植物,以丰富展场立体空间,姹紫嫣红的妆扮让展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花仙子。据公司负责人介绍,其在昆明嵩明及宜良都有苗圃,这几年公司从国内外引种了不少花卉地被类产品,而当前该公司不仅输出植物产品,还为客户提供立体绿化、花境打造等园艺方面的一整套解决方案。
相对于花仙子的惊艳,云南一条龙集团和云南吉成园林的展位则十分中国风。这两家都是当地知名的园林施工、苗木种植企业,其展位采用古典园林手法打造,树木、山石、水体等元素在狭窄的展位中配合得当,造景技艺不亚于江浙园林企业。而且,重要节点处还多采用形态各异的清香木、尖叶木樨榄、三角梅、仙人球等特色乡土苗木坐镇,滇味十足。讨论热:推乡土+引时尚
植物王国有着丰厚的资源家底,不过以前具有特色的乡土苗木存量不大,且以山苗为主。近几年云南樱花、滇朴、清香木、蓝花楹的繁育量在逐步赶上,本届展会有不少展商展出了压箱底的特产苗,收到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尤其是宜良县花三角梅,除了有云南紫与四季红外,黄花、粉花、重瓣的品种也在展会上大量登场,许多省外客商当即表示要引种。
记者从多家商户处了解到,大力发展特色乡土植物现已成为云南绿化行业的共识,尤其在今年春天寒潮对昆明绿化植物造成严重影响后,当地绿化部门要求乡土植物的使用率不低于70%。不过大家心知肚明,云南许多乡土植物的专业化生产尚处于萌芽阶段,规格偏小、精品不足的现状短时间难以改变,特别是当前全国行业进入调整期,滇苗逆势成长阻力不小,需要吸收大量营养。
作为云南行业领头人的庞富对这一点十分清楚。他认为当下全国绿化产业步入到了新的形势,激发了许多新的理念与模式,滇苗发展不可再闭门造车。围绕云南乡土苗木、三角梅高峰论坛及林下经济论坛三大主题,我们在展会期间举办了专业论坛,目的是让全国专家、行业牛人一起出谋划策,引导滇苗理性发展。
云南乡土苗木高峰论坛邀请了多位省内外专家,对滇苗发展问题进行会诊。云南省林业科学院高级工程师张学星表示,本土苗木企业在研发、技术、营销上缺乏创新,导致滇苗生产成本高,但质量与知名度却很低,呈现有样品没商品状态。西南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魏开云提出的药方是资源对接,他建议企业应利用云南丰富的植物资源,与省外优质低廉的土地资源、技术队伍对接,让滇苗北上。以前香樟不过江,但现在香樟已经到了山东南部。山东省林木种苗协会秘书长闫大成认为加强南北交流是滇苗发展的一大出路。
三角梅是云南开发较为成功的乡土树种,为继续深化这一树种的开发,组委会连同云南为君开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举办了第二届三角梅高峰论坛。在论坛现场,造型三角梅老桩、大型三角梅花柱、各色三角梅盆栽美轮美奂,原北京植物园园长张佐双用震撼来形容三角梅的造景效果。他认为植物保护的最好方式就是应用,三角梅在应用上还需要技术创新。广州市林业和园林科学研究员张乔松表示,三角梅的分布受小气候的影响很大,阳光、土壤都会对其造成影响,从业者应适地适树,深入了解三角梅的习性。
除了引进省外行业资源外,行业外知识也需要引进。在云南,各行业融合的步伐当下也在加速,与观赏苗木融合度较高的是林下经济。截至2015年,昆明发展林下经济52.9万亩,实现总产值15亿元,其中涉及到林药、林菌、林花、林菜等板块。宜良泛亚花木城在展会同期举办了林下经济论坛,来自各领域的企业分别与参会者展开了交流。会后,一位玉溪种植樱花的参会者对记者说,有人建议他在苗圃做婚庆,发展樱花林下经济。他认为对于其山地苗圃来说,这个想法要实现难度很大。不过当下正是我们从传统迈向多元化发展的转型时期,多些想法和尝试未必是坏事。他说。

参观者在一个花园式的展位中留影。 杨开源 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浦京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